5G风口下的磷酸铁锂电池加速了铅酸电池的退场?

  5G风口下的磷酸铁锂电池加速了铅酸电池的退场?3月4日,中国移动发布招标公告,计划采购不超过25.08亿元的通信用磷酸铁锂电池共计6.102亿Ah(规格3.2V),采购需求满足期为1年,采购的电池主要应用于5G基站。根据测算,本次对磷酸铁锂的采购需求量超过了1.9GWh。官方数据显示,5年前中国移动磷酸铁锂电池集中采购预计数量还停留在2.4亿Ah,到今年就已上涨近3倍。

5G

  纵观5G的发展,可谓是一部波浪壮阔的史诗,对于磷酸铁锂电池储能而言,亦开拓了极大的发展空间。临近2020年,三大运营商都在奋力进行5G网络建设和业务布局,展开了一场前所未有的5G加急战。

  2020年末,中国铁塔预计锂电换铅酸共替换102-112万座塔。截至目前,中国铁塔约替换铅酸电池近20万吨。磷酸铁锂电池需求大幅上涨,代表着通信领域锂电全面替代铅酸电池的号角已经吹响。

  5G风口下的磷酸铁锂电池加速了铅酸电池的退场?

  5G基站能耗将大幅上升,需要能量密度更高的储能产品。铅酸电池体积较大,寿命偏低,根据测算,循环7000次需更换铅酸电池约6次,磷酸铁锂电池则不需更换。目前磷酸铁锂电池成本约0.7元/wh,是铅酸电池2倍,但7000次循环寿命下,磷酸铁锂电池的成本仅为铅酸电池的三分之一。锂电池的循环寿命为铅酸电池5倍,浮充寿命是铅酸电池的2倍。

  其次,磷酸铁锂电池可以更好的“削峰填谷”,通过充分利用循环特性,进一步降低运营成本。所以铅酸电池的退场成了必然,而退去后留下的巨大市场将为锂电池行业重新注入活力。由于5G频率较高,相比4G在信号传播的过程中会更快衰减,由此预估,我国的5G基站将比目前的4G基站总数多出1-2倍,最终数字大概固定在790-850万之间。

  所以铅酸电池的退场成必然,而退去后留下的巨大市场将为锂电池行业重新注入活力。由于5G频率较高,相比4G在信号传播的过程中会更快衰减,由此预估,我国的5G基站将比目前的4G基站总数多出1-2倍,最终数字大概固定在790-850万之间。

磷酸铁锂电池

  4G基站改5G功率大增,需同步增加备用电池容量,一般备用电源需储备3-4小时电量。据测算2019-2025年期间5G建设将带来155.4GWh的锂电池需求增量。

  此前4G基站用蓄电池普遍都采用铅酸电池,但5G基站功耗较4G翻倍式增长,对电源系统也提出扩容升级要求,而磷酸铁锂电池在电池放电效率、安装空间和建设成本上较铅酸电池都有优势,中国铁塔此前已表示不再采购铅酸电池、改用梯次利用锂电池。5G基站建设加速也将提升锂电池应用市场空间。

  基站数量需求如此庞大,带来的锂电池需求自然规模可观。相关研究报告显示,搭配“削峰填谷”的措施,2020年将新增超过25GWh的磷酸铁锂电池需求。除了通信备用电源的磷酸铁锂电池类企业外,一些专注制造乘用车磷酸铁锂电池的企业也迈开了步伐。2019年11月,国轩高科年产能7GWh的5G新能源产业基地项目落户唐山,未来主要生产5G通信电源用磷酸铁锂电池。

  磷酸铁锂在储能、5G等产业的前景广阔,上游材料企业也同样加码投资。随着资本的注入,未来的通信领域竞争较大,群雄割据还是一方独大仍未可知。储能锂电,或成5G时代下一个风口。

  5G网络基站电源对磷酸铁锂电池设计要求:

  1.多能源融合,提升供电能力,匹配多业务发展需求;

  2.智能运维,提高运营效率;

  3.电源数字化,高密高效;

  4.电池智能化,发挥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最大化。

  5G建设的加速,“蛰伏”多年的磷酸铁锂电池将螺旋回归到新一轮周期,通信基站领域正成为磷酸铁锂电池新的重要应用场景。磷酸铁锂电池在储能、5G等产业的前景广阔,上游材料企业也同样加码投资。

声明:本站部分图片、内容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本站观点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,谢谢!